奇幻

永恒废墟第七十二章绑匪的智慧

永恒废墟 第七十二章 绑匪的智慧

李尔其实并没有太过于为难索萨。

他只是在地图上给对方画出了一个五角星的地形,并且要求索萨一个人带着所有的赎金到一个点放下赎金中的一样,等他收到全部的赎金之后艾德里德就会安全地回到哈蒙代尔的兵营。

因为当李尔从艾德里德口中得知索萨其实是一名拥有四级斗气的剑士之后,他就放弃了和对方直接接触找机会再绑一个回来的想法。

一万枚金币的话才一百多磅,加上水晶宝石硫磺水银八十磅,四级斗气的话,一百八十多磅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李尔觉得自己为索萨考虑的还是蛮周到的。

然而他在地图上画的那个五角星总长达到了近百里。

难怪索萨要踢掉沙盘扔了长剑了。

但索萨也毫无办法,没有魔法通讯设备无法直接跟李尔对话的情况下她没有别的选择,至于坐在军营里等李尔改变主意再来跟她接洽,她不敢冒那个险。

两百公斤水晶虽然比不上她将付出的代价,但是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就算对于魔法师,这样一笔巨额的财富诱惑力也是巨大的。

三天后,晴,万事不忌,宜缴纳赎金、赎回人质。

索萨一个人驾着马车从兵营里出发,欧灵提出想要跟随,但是被她拒绝了。

在把艾德里德安全带回来之前,她不想出任何差错。

离开之前索萨瞥了一眼身后的树林,运起斗气之后她发现那里只有一片朦胧的光影,这让她放心了许多。

一个小时之后,她来到了李尔指定的第一个地点,那个曾经见过的绿色身影在等待着她,这让她微感庆幸自己出发时没有带任何的护卫,并且拒绝了欧灵的请求。

“艾德里德呢?”

她勒停了马车冷冷地问道。

“不知道,我只管在这里收钱。”

伊沃蹲在树梢上,波澜不惊地回答。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或者抓了你去跟艾德里德交换?”

索萨的手慢慢的抚上了腰间的剑柄,她的眼里开始闪动着冰冷的光芒。

“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攻击我让我逃脱,或者半天之内我没有回去的话,艾德里德小姐的尸体会送到你们的军营辕门外。”

伊沃站了起来,但并没有取出自己的长弓,面对一个四级的剑士他知道什么才是更好的选择。

索萨松开了剑柄。

她来到马车后面打开车厢,将一个沉重的箱子拖出来重重的扔到道路边的草丛里。

哗啦啦黄澄澄的金币散落了一地,如同李尔所想,一百磅的重量对索萨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她冷笑着站在路边,就看木精灵敢不敢过来收拾这些钱。

然后在她的目光注视中伊沃从树上跳了下来并且不慌不忙地走到箱子前面,在把箱子扶正之后就弯下腰一枚一枚地去收拾那些散落在地的金币,捡钱的神态无比认真,甚至还把一把金币放在嘴边吹了一口再放到耳旁听了一下。

索萨距离伊沃就只有不到十米,她觉得自己就要忍受不住了。

伊沃抱起了箱子,虽然他的臂力也不错但跟战士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为此他不得不用自己的肚子往上顶了顶,好在是马匹就在树下十几米远的地方,几步就到。

“如果你不打算留下我的话,我可就走了。”

他回头对索萨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贱起来跟李尔一样一样的。

索萨最终还是没敢拔剑,只能恨恨地目送着伊沃把金币倒进战马两侧的腰兜里然后扬长而去。

连箱子都没给她留下。

剑士驾着马车赶往下一个交钱地点,临走前她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剑然后迅速归鞘,身后两颗人抱粗的大树斜斜滑落在地。

“轰隆”一声巨响,切口平滑如镜。

第二个等待她的人是古伊娜,这次她没有再放任何的场面话,干脆利落地从车厢里抱出一箱宝石扔在地上,古伊娜抱起箱子离开之前对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剑士之间的招呼,这让她闷堵的胸口稍微好过了一些。

然后分别是姆拉克、哈格、阿德拉,一直到最后她也没有见到那个把她当马遛的罪魁祸首,见到阿德拉的时候她曾问对方是不是李尔,因为一路过来只见到了这么一个魔法师,得到对方否定的答复后她也没怎么失望,因为本来就没抱希望,女法师胸口明显的一级法师徽章也证明她不可能是那个击败艾德里德的人。

她只是很憋屈。

但是索萨不知道的是,在与她相距两百里相反的方向上,一场法师间的战斗正在发生。

战斗的双方是李尔,以及斯维亚伯爵派来的法师两名。

这场战斗发生的莫名其妙,至少李尔是这样想。

远远地躲在伊沃后面的树林里看着索萨完成了交易之后李尔休息了一会,琢磨着第二批的物资也该被古伊娜收入囊中了之后,他才牵起马儿向哈蒙代尔的兵营走去——美丽的艾德里德小姐此刻正被五花大绑扔在了马背上。

李尔最恨的就是前世电影里那些收了赎金还要撕票或者伤害人质的人,绑票这么神圣的事情怎么能不讲信誉呢,一次的失信将会带来永久的阴影,至少在李尔这里,一诺千金是一个绑匪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

从事一项高危职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坚守底线,既然收了钱那人是必须要放的。

大不了下次再绑回来。

但是在放人还是救人这个问题上,斯维亚伯爵委托的这两个人显然和李尔产生了分歧。

在李尔已经明确表示人带走,我也走的情况下,两名埃拉西亚法师却始终坚持人留下,你也留下的顽固方针,无论李尔怎么解释双方都不能就这个问题达成友好双赢的磋商结果。

那就打吧。

但是打起来之后两个埃拉西亚人就发现过程和他们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面前这个小个子萨拉布托二级法师从头到尾都在使用一个低级法术魔法神箭,却打的他们只有闪躲之力毫无招架之功——李尔不需要念咒啊。

长时间的闪躲让他们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法术,除了一开始为自己施放的御水奇术之外。

原本二人的想法是其中一人拖住李尔,另一人上前去解除艾德里德的束缚和静默术,这样就能形成三打一的完全法术压制,到时候李尔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如果他不想死的话。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悲惨。

就在他们感到头顶上横飞的魔法神箭逐渐停止,满心欢喜的以为李尔的法力终于耗尽了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凝重的咒语念诵声。

这个声音听得二人亡魂皆冒知道再不反击就不会有机会了,于是立刻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跳出来同样开始念动咒语。

但李尔比他们快。

在知道李尔擅长地动山摇之后两个法师刻意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但这给李尔创造了各个击破的极大便利。

因为他现在施展的法术是瞬间移动。

然后那两个法师就发现被他们的精神力锁定的李尔突然从场间失去了踪迹。

正在其中一名法师努力搜索着李尔的踪影的时候,却看到两百米开外的同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就有一个声音对着他的耳背吹了一口气。

“你好。”

然后他就感觉眼前一黑身体重重地朝前扑倒了下去。

李尔用力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小木槌。

哟西!一击必杀。

“不!你根本不是二级魔法师!”

对面的那个法师惊恐地叫道,然后转身就跑,但是没跑出两步他就感受到脑后一阵劲风袭来。

“我从来也没说过我是二级魔法师啊。”

这是他意识清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当索萨垂头丧气地回到兵营之后,却惊诧地发现艾德里德竟然就坐在帐篷里等待着她。

万幸那个天杀的萨拉布托人虽然狡猾,总还算是守信,以后如果落到我手上直接砍了就好,皮就不剥了。

索萨心想。

只是她可爱的堂妹在扑到她怀里一顿委屈的痛哭之后给她带来了一个更不幸的消息。

斯维亚伯爵派来的那两名法师又被绑架了。

索萨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身体重重的向后倒去。

......

东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烟台银屑病权威医院
菏泽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