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帝御魔刀 第二百零四章前世今生

帝御魔刀 第二百零四章前世今生

韩轩并没有理会九尾银狐的话语,而是立即用心灵之声,对着南方魔龙説道:“魔龙,将魂魄出窍的方法告知于我,我决定进入这大阵中去寻找旭林兄弟的魂魄。”

“还是我去!毕竟我是帝境的魂魄,虽然只有一魄,但是绝对比你的魂魄强?”南方魔龙闻言,轻声的説道。

“你去我不放心,以前我感觉不到你的魂力一直在不断的消弱中。自从我从黑暗结界出来之后,我就感受到你的魂力正在缓慢的消散?而这个血屠招魂阵内,魂魄众多,极其的凶险,所以我才决定亲自前往,好了,时间不够了,你快速,将出窍的方法告诉于我。”韩轩立即焦急的説道。

虽然他不知知道这个血屠招魂阵能坚持多久,但是他知道尽早进入漩涡中,绝对有利无害。

“哎!那你小心diǎn。”南方魔龙轻声的叹息一声,然后直接将如何才能使用出窍的方法,快速的告诉给韩轩。

待韩轩收到如何运用魂魄出窍的方法之时,牢牢—dǐng—diǎn—的将其记在心中,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满脸露出平静之色,盘坐在地,不断的按照南方魔龙交给他的方法,使自己的魂魄飞出体内。

“魂魄出窍!”

一道低沉的吼声自韩轩的口中传出,他满脸露出严肃之色,而浑身都散发出了,一种奇妙的道韵。紧接着只见一道漆黑的人影瞬间就从韩轩的头dǐng上飞出,然而快速的向着那血红色的漩涡飞去。

“皇者,你小心一diǎn,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请立即从漩涡中飞出来。”九尾银狐见状,当时就提醒道。

韩轩的魂魄闻言,立即就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的转过身,轻声的説道:“你们尽量,将这血屠招魂阵维持久一diǎn,我自己会注意的。”

説完他浑身一震,脚踩太虚步法,直接向着那血红色的漩涡飞去。

“什么?怎么可能,魂魄不但会説话?而且还能运用功法,我的天啊!我是听错了,还是看花眼了?”

九尾银狐,齐明,林宇,盛今海等人闻言,又看见韩轩使用太虚步法,当时就醉了?

他们全部都震惊得张大了嘴巴,傻傻的站在原地,久久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因为不论是活人还是死人,他们的魂魄都是一样的。

魂魄一旦出窍离开体内,能听见活人的话语,但是却不能与活人沟通,更不可能使用任何的功法?

而如今韩轩不但能説话,还能使用功法,所以雷到他们了?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韩轩的魂魄在黑暗结界中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磨练,才有如今的成就……。

“啊!”

当韩轩的魂魄飞进血屠招魂阵的漩涡之时,陈香立即就痛苦的惊呼一声,她满脸痛苦的盘坐在地,然后运转太阴真经来调息自己。

可是就在此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血屠招魂阵上空,那血红色的漩涡瞬间就消失不见,最后快速的转变成了一幅旷古绝伦的画面。

而齐明,盛今海,林宇,叶凌等人见状,当时就睁大眼睛,双眼紧紧的看着画面上,最上他们震惊的是,这里的画面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们熟悉的九州?

只见画面中有一位身穿白色战袍的男子,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手中提着一把漆黑无比类似长方形的大刀,刀身不断的散发出了无尽的煞气,魔气,阴气,不断的在位男子的身边盘旋。

这块漆黑无比的大刀长四尺,宽一尺,无刀背,两边都有着锋利的刀锋。

他有着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同天上降魔主,威武不凡。

然而这位男子的身边却站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这位女子的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这位男子和那位女子的所在之地,正是中州天界山,而最让齐明等人感到诧异的事,画中的男子和女子的模样,竟然和韩轩,陈香二人一模一样,就连那位男子手中拿的兵器也正是震天魔刀。

然而,画面不断的变化开了,只见天界山的脚下却站满了男女老少,大约有十万人,他们全部都含着眼泪,双眼紧紧的看着天界山…。

紧接着画面有开始发生了变化,不断的变幻着中州,青州,宛州,扬州,殇州,雷州等九大州的每一座城池。

只见整个九州的人,全部都站在自己的房门前,全部都含着眼泪,双眼紧紧的看着中州天界山的方向。

然而不仅仅是东方九州的人都双眼紧紧的看着天界山,就连南方的妖魔、半兽人,西方的佛,天使一族都有不少的强者,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洞府,同时双眼紧紧的看着天界山的方向。

随着画面又回到了天界山的山dǐng,此时画中貌似陈香的女子,终于开口説话了,她满脸露出平静之色,对着那位白袍男子説道:“问天哥哥,你才达到帝境,难道你真的决定要杀上九天吗?难道真的非要破了这片天地,你才会心甘吗?其实只有你还活着,其他星球人谁还敢来犯,倘若你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估计天下得大乱,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九州的人民该如何生存。”

那位白袍男子闻言,面色微微一凝,道:“香,不必再劝。我是人,不是仙,就算我不杀上九天,也只能保住九州五万年的太平…。五万年过后,我若逝去,其他星球同样会来侵犯,苍生劫,同样会再次来临。所以只有破了这个牢笼,打破天地规律,才是王道…。”

“既然你去意已决,我不便在做阻拦。”那位女子闻言,长长的叹息一声。她满脸露出失落之色,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位白袍男子。

“香,这个星球内只能诞生出一位大帝,而以你自身的潜力,绝对能够达到帝境。倘若我此去随所偶,一去不复返,守护九州的重任我便交给你了?”那位男子深深的看着那位女子,轻声的説道。

随即他浑身一震,一股豪情,无敌之气,如同炮弹一般瞬间就从他的身上轰跑开来,快速的向着整个九州蔓延。

喝!

一道不卑不亢的爆喝声自这位白袍男子的口中传出,他满脸露出平静之色,右手紧握手中的震天魔刀,然后向着上空踏出一步。

嗡嗡!

而外界韩轩肉体旁的震天魔刀见状,当时就发出了嗡嗡的轰鸣声,它的刀身不断的在抖动着,仿佛十分愤怒一般,浑身都散发出了无尽的魔气,煞气,阴气…。

只见画面中那位男子踏出一步,整个星球内的星空都在不停的颤抖,一息之间,那位白袍男子就来到星空的最dǐng端。

他满脸露出凶狠之色,右手提着震天魔刀,左手指着苍天,愤怒的咆哮道:

“我欲拔刀问青天,你不分好歹何为天?我欲开山破大地,你乱判人生何为地?”

“我欲拔刀问青天,你不分好歹何为天?我欲开山破大地,你乱判人生何为地?”

这一句话仿佛复活了一般,不断的在整片天地间回荡,传入了东方九州,南方妖魔,西方佛界,北方无极等星球的每一个角落。

“给我开!”

那位白袍男子,当时就爆喝一声,他左掌紧握成拳,一拳对着眼前的天空打去。

碰!

只见白袍男子那无敌的拳头,一拳凶猛无比的打在天空之上,发出了轰隆隆的爆炸之声,庞大的灵力波动震荡着整片天地都在荡漾,颤抖。

“这就是大帝境的力量吗?我的天,好强,好霸道啊!这位男子和轩哥长得一模一样,要是轩哥现在有这么“彪悍”就好了?”李严见状,当时就叹息的説道,他满脸露出渴望之色,看了一眼画中的男子,又看了看盘坐在地的韩轩。

“喂!我説兄弟,你説话能不能注意用词啊!什么叫“彪悍”?人家那就帅,还有轩哥是谁?轩哥就是轩哥,我相信轩哥以后同样能够达到大帝境的。不过,我还是希望最先达到大帝境的人,是我?”盛今海闻言,当时就不满的説道。

………

韩轩闻言,立即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了一壶酒,大口的喝了几口,淡然一笑,看着九尾银狐,道:“你放心,你所救的人,正是我的兄弟欧阳旭林,所以我不会让他死去的。我打算亲自进入这个漩涡中,去寻找旭林兄弟的魂魄。所以,你施展秘法,将我的魂魄直接送入到那个洞中?”

“不行,绝对不行?皇者乃是尊贵之躯,岂能为此事孤身犯险?我坚决不同意,况且皇者不像我有九条命,如果出什么差错,我死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九尾银狐闻言,立即开口説道

膝骨质增生性关节炎
江苏治疗妇科费用
关节肿大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