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伐无界 第二十二章 护花

伐无界 第二十二章 护花

看到彭越蠢蠢欲动,周围响起了一片叹惋声,皆是摇着头看向苏依依。

彭越折起手中的扇子,五指活动,咯咯作响,随后身形一闪,化为一道残影,速度很快,带动空气如流,呼啸声如虎啸。

苏依依神色间是茫然,不由后退一步。

她只是元丹镜后期,而眼前的彭越达到了元胎镜中期,俩人实力相差悬殊,彭越要强行出手,苏依依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束手就擒了?”彭越脸上露出丑陋的笑意,那是他内心的写照。

但是下一刹那,他的笑容陡然凝固,变的更丑陋,因为他面前的不是苏依依了,而是一个俊逸的少年,少年除了萧羽自然不会是旁人。

萧羽脸上有着厌恶的神情,他平日里最憎恨不知怜香惜玉之人。

砰!

下一秒,萧羽一记鞭腿,彭越便是再次化为一道残影,倒着起飞了,飞去二三十米后重重的撞在后面店铺,撞翻了店铺外的货架。

店铺老板不怒反喜,脸上的皱纹皆是向上扬起,当真是个可爱的老头儿。

哗!

“好小子,敢光明正大的对妖门红人出手。”

“虽说有些莽撞,我还是很欣赏这份魄力。”

......

周围爆发出一阵惊叹,向萧羽投出无所谓的目光。

苏依依也是骇的不轻,美目中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波动,只有小光一副若无其事乖巧样子,玩弄着自己的辫子。

彭越三下五除二,将货架掀开,愤愤的站起来,神色阴沉,凝视着萧羽道:“你是什么人?”

“我只是个路人。”萧羽简单一句。

“主人你干嘛学若雪姐姐说话?”小光嘀咕。

萧羽脸上发热,瞪了小光一眼没好气的道:“谁学她,她我可学不来。”

“那你干嘛脸红?”小光嘻嘻笑道。

萧羽心略慌,白了一眼不再理会。

“那你在此多管闲事?”彭越阴翳道。

“看见不顺眼的事情自然要管一管。”萧羽笑答道。

“天下不顺眼的事情多了去了,你还真是闲得慌,你若就此罢手,我不与你计较。”彭越冷笑道。

“你若不这么讨厌我也不会这么闲。”萧羽说道。

“你这样与你有何好处?听我一句却。”彭越漠然的扫了一圈,道:“就像他们一样,看见当作没看见,或许是看看热闹,不是可以给你自己省去很多麻烦吗?”

“本公子做事从来都是随心不随人,我也却你就此收手,免得继续在地上打滚。”萧羽漠然道。

“就知道你会这样,真是不识时务,这个世界只适合强者,瞎子和奴隶生存,可惜你这三者都不是。”彭越冷笑道:“既然冥顽不灵,那就去死吧,刚才偷袭得逞,还真以为我会怕你一个元丹境后期的毛头小子?”

彭越目中杀气横生,灵光闪爆,金色灵力化为一只巨大的金色拳影,拳影下,尘埃落定,沙砾破碎。

“萧公子....”

“苏姐姐不用担心,我主人能应对。”

苏依依刚开口,便被小光打断。

萧羽缓缓捏紧拳头,琉璃般拳头迅速燃起淡淡的火焰,火光下,皮肤渐渐变为紫金色。

“火灵霸王体,火灵霸王拳。”

他一声低吼,一个箭步怒冲而出,划出一道火色焰尾,犹如红色的幽灵。

砰!

俩拳相遇,彭越看似气势汹汹的金色拳影应声而碎,他一惊,迅速向后掠去。

萧羽早已料定,一拳轰向地面。

轰!

地面瞬间崩碎,烟尘弥漫,随后一掌拍向地面,一道火焰划破烟尘蔓延出去,直逼黑影。

彭越无处立足,展臂飞起。

萧羽嘴角扬起,一旦到了空中,若是没有飞行术,就算再厉害,行动力也会下降很多,几乎是任人宰割。

而飞行术非常稀有,且修炼条件苛刻,不是常人能修炼成的。

隔着烟雾看到彭越模糊的身影,萧羽脚掌跺地,逆袭而上,再看时已到彭越上空。

彭越反应过来时,萧羽已是一记重拳轰出,狠狠砸在他背上。

砰!

彭越身体射向地面,深深陷入废墟,萧羽目光火热,乘势而下,又是一拳轰下,距离彭越不足一米时,猛地改变方向,轰在废墟中。

地面塌陷,火光迸射。

彭越被猛烈的冲击掀翻十几米远,撞在墙角,只见他身上衣服破碎,背后血肉模糊,依旧散发着炙热的气息,抬头,露出苍白的脸色和呆滞的表情,一口鲜血喷出。

哗!

“彭越可是元胎镜中期,怎么可能如此不堪一击?”

“好强悍的体术啊!快若奔雷,力如山岳。”

“还有霸道的本源火属性灵力。”

......

看着狼狈的彭越,萧羽也是一脸震惊。

“火灵霸王体”是他根据体术霸王体改进来的,其效果远远超出他的预料,最后一拳若是击中彭越,恐怕彭越不死也残了。

霸王体本就是一道独特的体术,集速度和力量于一体。

原本萧羽认为霸王体再奇特终归是一种体术,威力有限。不管是何种体术,都会被灵术渐渐取代。

但是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和对霸王体的熟悉,越发感觉到霸王体深不可测,给他一种没有止境的感觉,它可以与修炼之人的修为和灵力相辅相成。

体术灵活多变,而灵术杀伤力更强。

理清二者利弊后,萧羽以体术霸王体为基础,融入自己霸道的本源之火,便有了“火灵霸王体”。

使霸王体从一种纯粹的体术变为格斗式的灵术,只要有机会靠近对手,便可做到快,准,狠,不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

......

苏依依一脸惊呆的看着萧羽,她同样是元丹境后期,可这种差距简直让她难以相信。

......

“阁下刚才那一番高论真是让本公子大开眼界呢!但本公子不敢苟同,不管别人怎样,本心不可违,我今天不杀你,并非怕你背后所谓的妖门,而是你的命太...太便宜了。”

萧羽漠然的扫了一眼废墟中挣扎的彭越说道。

彭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许多,艰难的站起身,意味深长的凝视了萧羽数息,转身离开。

“等等。”萧羽突然说道。

所有人松弛的神经再次绷紧,他们面面相觑,一头雾水的看着萧羽单薄的身影。

“你还想怎样,莫非反悔了?”彭越脸色阴沉,低沉说道。

“我说不杀你自然不会食言,但也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过你。”萧羽淡淡道:“老规矩,留下点卖命钱吧!”

“你...”彭越怒目而视。

“快点,不然我虽然不会食言,但会让你多受点皮肉之苦,一时失手打残了也未可知。”萧羽似笑非笑的说道。

彭越道:“你要多少?”

“这个...”萧羽轻咳一声,挠了挠鼻子,思虑数息后笑道:“我也没想好,把你的储戒留下就行了,若是多余,日后有机会退给你。”

哗!

“这小子,太邪门了吧?”

“呵呵,够狂。”

......

“你...”彭越一气,疼的说不出话来。

萧羽不语,漠然的看着彭越。

“给你。”彭越狠咬着牙,挤出俩个字,将一个储戒扔向萧羽。

“你敢不敢留下姓名。”彭越转身后又回过头来问道。

萧羽一愣,道:“萧吉诃德。”

月经后期如何排淤血
江门治疗男科医院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