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龙血战神在都市第51章合击之术

龙血战神在都市 第51章 合击之术

户泽白云早就听闻陆家有一座自上古传承下来的大阵,大阵经过当年抗日一战,虽然已经接近残破,但是依然有不小的威力。

今天他来主要目的是想要探查那座大阵的底细,并没有想对路明湛下手,能够瞒过大阵的探查也是因为他早有准备,早在潜入别院之前,他就激发了一个一次性的珍贵遮掩法器—伊贺至宝,雾隐珠。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只要雾隐珠不失效,再加上他引以为豪的雾隐遁法,神境之下,就绝对不可能被人发现。

可是,那个名叫萧煜的少年,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所在,这可让户泽白云根本无法接受,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活捉那名少年,就算用尽所有手段,也要逼问出来他为什么能看穿自己的遁法。

“你就是甲贺少主,户泽白云?名字起的倒是不错,但是怎么连鬼影遁一层都没练成,就跑出来丢人了?”

“你是谁?怎么知道鬼影神遁!”

听到“鬼影遁”三个字,户泽白云脸色骤变,惊恐的说道。

过了几秒钟之后,他才恢复正常,眼中现出狂喜之色,狞笑道:

“既然你知道鬼影神遁的存在,那就决不能让你活在世上!还有路明湛你这个老顽固,少主早就猜到你不会和我们合作,今天便是你和陆家的灭亡之日!”

只见户泽白云发出一声尖啸,从别院之外便同时蹭蹭蹭,窜进六道忍者打扮的蒙面黑色人影,分别守住别院的所有出口。

“甲贺少主亲自带队,还有两名上忍,四名中忍高手压阵,你们还真看的起我老头子,庄先生,接下来我要开启陆家祖传大阵迎敌,你掩护萧小兄弟先行退走,这是陆某人和这帮伊贺小鬼子的事情,没必要把你们也搭上!临死前能够拉几个甲贺高手垫背,我路明湛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路明湛脱去外套扔在地上,露出一身矫健的肌肉,全力提聚功法,周身一缕缕肉眼可见的罡气环绕,宛如佛家护法怒目金刚。

甲贺忍者的上忍大概等同于华夏的武尊修为,中忍则是华夏六层以上的炼体士,而随户泽白云而来的六人,全是甲贺一族的精英,四名中忍全部都是炼体期九层巅峰的实力,其中两人更是离上忍,武尊境界只差一线而已。

算上三品武尊境的户泽白云,此时包围陆家别院的甲贺忍者,共有五名武尊级别的高手,这等战力就算是路明湛活了大半辈子也未曾见过,他自知此战必败,所以存了必死的决心,想要与户泽白云一众共归于尽。

“家主,您一定要撑住!萧前辈我们快走吧,家主有家传大阵相助,应该可以和这些甲贺忍者周旋一段时间,我们立即冲出去报信求援,也许还来得及救家主!”

“想走?哼,今天在这别院中的人,一个都别想走掉!”

六名忍者出现之后,户泽白云就一直死死锁定了萧煜的气息,在来金陵之前,他已经暗中掌握了金陵所有高手的资料,他在脑海中搜索了数遍,却唯独找不到有关于萧煜的资料,也就无从得知这个看穿了他遁法的少年到底是谁。

至于路明湛,他虽然四十岁就晋入武尊之境,不过他修炼的家族功法有不少残缺,几十年来修为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时至今日,也不过是一名一品巅峰境的武尊而已,对付他,只需两名上忍就已经绰绰有余。

倒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让他感觉非常不安,此人不仅年纪轻轻,修为就已经在路明湛之上,不仅看破了他的隐匿之术,而且还知道甲贺一族的最高机密,鬼影神遁的存在,若是让他离开,将来绝对会是一个心腹大患。

户泽白云略一犹豫之后,从怀中掏出一柄血色玉符,这是他为了暗杀金陵第一高手,此行最大的威胁而准备的杀手锏,原本并不想轻易暴露,但是相比起鬼影神遁的下落,也就顾不得其他的了。

只见他将血色玉符向空中一抛,一片片散发腥臭之气的血云,瞬间从苦无中爆射而出,无数血云相聚在一起,化作一个半圆形的血色巨罩,把整个别院全部笼罩其中。

“遭了,庄先生、萧小兄弟,你们快随我去屋中,那里是我陆家阵法的中枢之地,有我陆家历代祖宗英灵庇佑,应该可以抵挡这血罩一会!”

只是面对户泽白云和几名忍者的威压,路明湛已经觉得吃力,见到遮天蔽日血罩的一刻,路明湛便感觉到一股毁灭的气息,心中刚刚腾起的战意顿时弱了下去,意识到不可力敌,只能选择退守。

空中血罩凝成之后,苦无重新回到了户泽白云的手中,只是这时苦无上的血色已经暗淡了不少,显然被血罩耗去了不少的灵力。

“动手!”

户泽白云低喝一声,六名忍者身上便腾起一层血焰,六人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下一秒就瞬移到了路明湛周的身前,只见六名忍者将血焰全部凝聚于手掌之上,六道气势惊人的血焰巨掌,分别从不同方位向路明湛攻来。

六名忍者配合无间,施展的竟是一套蕴含某种阵法的困敌合击之术,令路明湛完全无法逃脱,只能硬拼。

路明湛脸上一凛,暴喝一声,在身周形成一道罡气护罩,护罩上暴起一阵炫目金光,挥动双拳,直取修为最高的两名上忍。

“嘭!”

金色拳影,与血色巨掌相击,爆出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气浪。

只见六名忍者一击得手之后,便立刻退走,他们借着气浪的余波,纷纷顺势腾空而起

龙血战神在都市第51章合击之术

,再次融入附近的血罩之内,看样子是在吸收血焰,准备下一次出手。

路明湛则是闷哼一声,脸色变得煞白,内血海翻腾不已,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漆黑无比的淤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路明湛随手拭去嘴角血迹,再次提聚罡气。

老爷子身上气息虽然在渐渐衰弱,但血色眸子中战意却越来越浓。

“狗娘样的小鬼子,再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