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荣光之心第二十八章发飙的天使

荣光之心 第二十八章 发飙的天使

在被后世称为“终末”的战争中,黯裔魔神以无可匹敌的姿态率领黯仆摧毁一个又一个精锐军团,蛮人族的爆熊骑士冲锋起来连雪山都可以撞塌,但在无穷无尽的黯仆大军面前也只能不甘地力竭而亡;巨人一族人丁稀少,但个个铜头铁骨刀枪不入,然而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空间凝固弹的真空中慢慢窒息而死;妖精族的奥术法术举世闻名,却在千里之外被一颗对地激光导弹炸成粉末。

面对如此强悍的敌人,各族自然拼劲全力。

不同高贵的天神族,黯裔魔神身材高大,手提神器权杖身披重甲,颇有王者霸气,犄角状的头盔则让人联想起传说中的恶魔,更添威慑力。

虽然片方令其角色保持神秘,但已曝光的物料已令人印象深刻。

黯裔魔神与远古种族的上古大战气势磅礴,潮水般的大军极致震撼;与各族宗师的对峙也是火花四射,对于所有魔法攻击都视若无物,挥手之间就制造天崩地裂给群各族带来大麻烦。

而他手中的碎神权杖更是魔神族最高科技的结晶,是神器中最强大的一类,几乎无所不能,破开空间、毁灭地域,无所不能!

在终末之战中,黯裔魔神被封印,权杖也被拆分成杖头、杖身、杖芯三个部分,分别交给巨人、妖精和蛮族人保管。

但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漫漫岁月中三大种族逐渐落寞,除了蛮族人还在苟延残喘外,其余两族几乎到了灭族的边缘。

而此次黯裔魔神如果破除封印的话,首要目标就是夺回权杖。

权杖之所以对黯裔魔神如此重要,是因为只有借助权杖的能源才能够返回深渊。

仔细想象一下,一个人连续几万年被关在一个地方,终日无法移动,被释放后的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回家去看看吧,相比思念之情估计连复仇也只能放在第二位,这点倒是和唐锐逸迫切想要回到地球的心情是一样的。

“那最后黯裔魔神是怎么失败的?”唐锐逸皱着眉问。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有些疑惑,你身为黯裔魔神的左膀右臂怎么可能连主人怎么落败的都不知道?

“战斗之前我就被一个该死骷髅法师拖住了,该死的东西,要不然终末之战的胜负还难说呢。”韦伯好像知道他的想法,一边解释一边恨恨地说。

“骷髅法师?它长什么样子?”唐锐逸忽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众所周知骷髅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弱小的怪物,也就比哥布林强一点。

“它穿着开口带领的紫袍,手上拿着一根龙骨法杖,它说的每句话都有种奇特的魔力,好像要把你的灵魂拉扯过去一样。”韦伯回忆了一下,冷不丁打了个寒战,作为寄生生命,它最怕的就是这种不管你多强直接攻击灵魂的家伙了。

“哦,对了,他说他叫瓦滋兰。”

骷髅法师、紫袍、瓦滋兰,好熟悉的风格啊,唐锐逸暗暗地想,等等,难道是……灵魂破碎者瓦滋兰?那个可以通过黑暗契约召唤地狱恶魔前来作战的超级法术英雄?

真的是它?唐锐逸颇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当初在游戏里瓦滋兰几乎是他最喜欢用的一个角色了,后来因为难度逐渐的提高魔法攻击开始变得鸡肋,他才弃之不用,现在想起来,真是满满的都是回忆啊。

可惜了征兵令,如果还有一次机会的话他说不定能投其所好把它召唤出来呢(当然,是零级的英雄,终末之战中的瓦滋兰已经满级了)。

“那除了你之外当年那一战还有幸存者吗?”

韦伯认真地想了想道:“除了怨毒神外我想应该没有了吧,但那家伙比我才惨,当年他和主人一起被封印,到现在才勉强恢复一点实力。”

“嗯。”唐锐逸点点头,接着说:“那你知不知道魔神的封印地在哪?”

“你问这个干什么?以你现在的实力别说捡漏了,就是靠近主人都很困难。”

“不关你事,知道就赶紧告诉我。”

韦伯想了想:“告诉你也无妨,就在那堵白骨墙后面的一个山洞里,哎,当年那些种族损失太惨重了,连收拾战场的人力都没有了,所以才会留下如此广袤的一片骨海。”

开始他还没主意,现在想想当真是细思极恐,骸骨平原居然是终末之战留下的残骸,那得有多少人死去啊!十万?百万?还是千万?

唐锐逸不禁一阵赫然,魔神族竟然恐怖如斯。

“山洞里有个青铜祭坛和四枚生命水晶,祭坛是妖精族神器‘先祖阶梯’,凡间只有传说中的石中剑才能在封印这一项上与它相媲美,而四枚水晶就是当年妖精族三位宗师与的一名蛮族宗师牺牲自己化作的能量源泉,这么多年来一直将魔神大人死死镇压着。”

“当年三大族临走前留下许多措施保护封印的完整

荣光之心第二十八章发飙的天使

,现在封印被反复触动,这些措施应该已经发动了吧,虽然这么多年来很多已经失效了,但剩下来的零散陷阱和岩石傀儡也不是你个人类能应付的,不过,我倒是知道一条捷径,但是……嘿嘿,算了吧。”

唐锐逸呆呆地听着,又是陷阱,又是守护傀儡,想要打败它们简直是在做梦,游戏里4000多血接近200攻击力的超级怪物,难道,萨瓦卡和神锋等人真的就没救了吗!

不行……不行,他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这已经不是值不值的问题了,既然他们发誓效忠于他,他又怎么能抛下他们独自离开呢?

友情链接